“深圳车联网巨头”5.3亿本息展期两年,财务造假走在退市边缘

2020-10-28    322
摘要:两年10月26日,索菱股份(002766.SZ)公告称,将“17索菱债”本金及2019年10月27日至2020年10月27日的利息调整为转为普通债务,并于2022年10月27日进行一次性兑付。“17索菱债”还本付息公告据公开资料显示,“17索菱债”发行于2017年10月,发行金额5亿元,票息6.35

作者| 小债看市

来源| 小债看市(ID:little-bond)

业绩造假、强制退市、破产重整等负面笼罩下的索菱股份,已经走到了崩溃边缘,其承诺两年后兑付“17索菱债”本息,是不是一场泡影呢?

01

展期两年

10月26日,索菱股份(002766.SZ)公告称,将“17索菱债”本金及2019年10月27日至2020年10月27日的利息调整为转为普通债务,并于2022年10月27日进行一次性兑付。

“17索菱债”还本付息公告

据公开资料显示,“17索菱债”发行于2017年10月,发行金额5亿元,票息6.35%,期限3年,到期日为2020年10月27日。

也就是说,索菱股份将“17索菱债”5.3亿本息延期两年兑付。但目前其深陷业绩造假、破产重整、强制退市等负面旋涡,两年以后能否兑付还是个未知数。

值得注意的是,“17索菱债”担保人为深圳市高新投集团,提供不可撤销连带责任保证担保,其保证的范围包括本次发行的票面金额不超过人民币5亿元的公司债券的本金、利息、违约金和实现债权的费用。

担保方信息

有市场人士对《小债看市》表示,深圳高新投集团作为担保人“担而不保”的行为,被市场所诟病。

目前,索菱股份已无存续债券,其最新主体信用评级为B-,评级展望为“负面”。

从二级市场股价走势上看,索菱股份已经连续暴跌两日,10月27日盘中其触及跌停,收盘报2.83元,跌幅为5.03%,成交365.46万元。

02

“A股造假四大金刚”之一

据公开资料,索菱股份成立于1997年,2015年登陆资本市场,主营汽车用收录音机、车载CD、车载VCD、车载DVD液晶显示屏一体机的生产和销售。

索菱股份官网

从股权结构上看,自然人肖行亦持有索菱股份33.99%股份,为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肖行亦已质押1.43亿股索菱股份股票,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数的99.71%,且全部股份被多家法院轮候冻结。

股权结构图

由于财务造假,索菱股份号称“A股造假四大金刚”之一。

2019年4月,索菱股份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

一年后,今年4月索菱股份再度被立案调查,证监会认定其2016-2018年的年报中存在虚假记载,后两年存在重大遗漏。

经查,索菱股份2016-2018年连续三年虚构海外业务、伪造回款单据、虚增巨额利润,三年分别虚增利润总额2.79亿、3.5亿和2.2亿元,总计虚增利润8.49亿元。

虚假记载公告

随后,索菱股份竟自爆其三年总计虚增利润10.53亿元,比证监会调查的金额还要多2亿元。

除了虚增利润外,索菱股份还有多项重大遗漏,以及向非供货商转出款项8.7亿元,大部分用于前述财务造假行为相关体外资金循环及偿还相关借款。

若根据证监会最终决定书认定的事实,索菱股份2016至2018年连续三年净利润为负,其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。

2019年5月,由于亚太会计师事务所对索菱股份2018年财报,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。深交所根据相关规定将对其股票交易实行“退市风险警示”的特别处理,公司股票简称由“索菱股份”变更为“*ST索菱”。

近日,索菱股份业绩预警显示,预计2020年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2亿元至-2.5亿元,同比下滑3271.53%至4064.42%。

实现归母净利润情况

截至今年三季末,索菱股份总资产为40.35亿元,总负债36.28亿元,净资产4.07亿元,资产负债率高达89.92%。

《小债看市》分析债务结构发现,索菱股份主要以流动负债为主,占总负债的86%,债务结构不合理。

2018年以来,由于流动负债迅速上升,索菱股份流动资产已无法覆盖前者,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小于1,其短期偿债能力明显恶化。

截至今年三季末,索菱股份流动负债有31.09亿元,主要为短期借款和其他应付款,其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负债有12.22亿元。

然而,2018年以来索菱股份流动性异常紧张,近三年其账上货币资金分别为1.12亿、1.17亿以及1.04亿元,远远无法覆盖短期负债,短债偿债风险巨大。

货币资金情况

除此之外,索菱股份还有非流动负债5.19亿元,主要为应付债券。负债压顶之下,资金链紧张的索菱股份,对外部融资较为依赖,但其融资渠道狭窄,且筹资性现金流转为净流出状态,融资环境已恶化。

今年下半年,索菱股份已经两次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,随后其向深圳中院提交预重整申请,此前由于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,其还被移送至法院进行破产审查。

破产重整信息

目前,索菱股份自身风险多达708条,涉及14条失信被执行信息,134条限制高消费信息以及被法院强制执行49次。

可以说,索菱股份已经走到了悬崖边缘,很可能已经资不抵债,因此其承诺两年后兑付的5.3亿“17索菱债”本息,是不是一场泡影呢?

03

掏空上市公司

据说,索菱股份取名对标索尼和三菱,创始人肖行亦把“创世界名牌,树百年索菱”作为目标。

然而,后来索菱股份不仅财务造假,还被怀疑欺诈上市,且肖行亦种种掏空上市公司的行为,被市场所诟病。

2016年,索菱股份上市一年后,肖行亦开始陆续质押手中的股份。2018年8月经核实,他所持股票质押融资金额高达16.8亿元。

除了质押股份,肖行亦还通过股份协议转让“套现”。

2018年9月,肖行亦将所持索菱股份11.33%的股权,转让给中山乐兴,从而又获得4.3亿元资金。

索菱股份董事长肖行亦

此后,因索菱股份资金紧张,中山乐兴又通过关联方建华建材向索菱股份提供了1.9亿元借款。除此之外,中山乐兴还向肖行亦个人出借了8.2亿元资金,后者以其持股部分股权作为质押。

也就是说,中山乐兴为了当上“二股东”,累计付出了至少14.4亿的资金成本。

而“长袖善舞”的肖行亦,通过股权质押和股份协议转让,直接或变相“套现”超20亿元。

好景不长,随后索菱股份爆发危机。

2018年下半年,索菱股份被法院纳入“老赖”名单、银行资金被冻结、大股东股份被冻结、子公司股权被冻结、二股东翻脸、被追讨欠款等种种负面接踵而来。

同时,索菱股份的财务问题引起公众注意,其剧增的预付账款,存在利益输送的嫌疑;肖行亦旗下的兄弟公司利用上市公司信用,通过“虚构”关联应收账款向第三方融资的交易,也存在“骗贷”的可能。

从东窗事发到如今走到退市边缘,肖行亦掌舵下的索菱股份落得一地鸡毛,上市公司陷入债务黑洞、资金链枯竭,但其个人却赚得盆满钵满,也许从公司成立之日起,他就想好了套现资本术。


两年 巨头 深圳 联网 财务 车联网 边缘 退市 造假

分享到: